◆霜冻碎布

=布布子/霜



喜欢风格独特的作品
关注全凭爱好,推荐的目的是希望更多人欣赏喜欢的作者/其笔下的作品



宮下遊

刹那永恒

格列高林·凡欧特







DNF/LOL/HTF/黑执事/凹凸/HP/宝石之国

© ◆霜冻碎布 | Powered by LOFTER

【血風】雜物堆積。

◇之前零零散散的東西,都是給花爹吃著玩的(..)看起來好像血風突然人多起來了、就偷偷發出來填充Tag!..
我流理解,我流理解。
主要是二覺血領和逐風者,懶得描寫大部分都是對話(..)就、就這樣了。才疏學淺..

◇三個段子發生的時間點不太一樣,所以感覺也不同..!第一個其實是我自己理解的如果Vampire真的和Swift在一起的感情理解。別的都是廢話,希望有人能看得懂啦。

◇繁體字注意!




Love or Lies

習慣了兩人間微妙的關係之後Swift已經自然地將人的稱呼由Vampire Lord轉變成為Blood。與他而言,這是個比較親昵—也符合所謂的亦敵亦友關係的叫法。他很當然清楚這樣一個名字象徵著那個高高在上的領主大人屈辱的過往。就著敵人的角度而言這對他是種另類的羞辱—而站在友人的角度,就只算是個調笑對方的小手段而已。
畢竟以Vampire的性子來看,他可不會在意這些於現在的他毫無關系的東西。況且他也習慣了Swift總是使人出其不意的一些舉動。——既然已經默認了這樣的身份,又何嘗不樂意給他一些寬限。Vampire如此想過。
只不過可惜的是,對Swift而言Vampire是另類的搭檔,而對Vampire而言Swift則是充當儲備糧與無聊生活的調劑品。
有目共睹,這並非是個平等的理解方式。然而Swift也同樣很清楚這些。
他瞭解Vampire的性子,即使比不上瞭解暴風之丘的風兒,他仍然能夠很自信地對著任何人說出“我了解這個家夥”一類的話。—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是Swift常用於形容Vampire的詞。有用的留下沒用的丟掉,剩下的便是充當“玩物”一類的存在—Swift明瞭自己在Vampire心裏是個怎樣的位置。而他還能夠願意陪同自己消磨時間正是他還沒厭煩的標誌。

Swift享受自己的突然行為給他造成意外之後Vampire不同往日的舉動、那種突破了意料之內的東西正是他所感興趣的。
也許對外人而言Vampire象徵著神秘兇殘、卻又十分華麗高貴的吸血鬼氏族—如此一個只存在於印象裏的形態,但對於Swift來說的Vampire就像是個驚喜盒子。

發現一個捨棄了人類身份的“Vampire”的人類痕跡,或許便是Swift一切舉動的目的。

不只是Swift會成為“玩物”。

這可是建立在稱不上需求的相互需求之上的卑微易碎的關係。他們樂在其中。



Tell me the truth.

“如果你想著諸如讓我將信任託付於妳,還是算了。弱小的鳥兒還沒有足夠揣測我的心思的權利。”

“喔、這樣嗎。可是我鍾情於你——Vampire,這毋庸置疑。
——畢竟暴風之丘的人不喜歡謊言。即便是龍捲風,也是直截了當地展現它的破壞力的。”

“過早暴露自己的心思是很危險的事。若暴風之丘的子民都同你一般,真讓人扼腕嘆息。
…噗嗤,下次的攝食點便定在那兒罷。”

“別繞彎子,Vampire?
我相信你比誰都明白—不,我是指,你擁有能夠輕易看透我的能力。這是我的不慎、你恰好踩進我的領域之內了。
只需要你的一個答複,我什麽都能夠做的出來。這樣的說法你能夠滿意麽?”

“你不是很樂意猜測我的心思麽——Swift Master。只可惜你還沒能知道那關鍵的一點而已。
你和血奴的不同之處就在於你有不錯的說辭與好看的面龐。而那眾人崇敬能力於我為無物。要反客為主還早了些,同你的Aiolos前輩再多鍛鍊幾年吧。”


You must be joking.

“成為本君的血奴或者玩具,選一個吧。興許看在是你的份上還能溫柔一些。”

“哪個都不要。莫非你認為我很樂意同你做伴嗎?Vampire,收收你的惡趣味。”

“我於妳的眼裏看到了渴望。”

“那怕是你與Dimension相伴過久攝入毒氣產生的幻覺。”

评论 ( 6 )
热度 ( 25 )